十一点半,做完 Keep,我拿起 iPhone。回复了几条消息,另外和一个人发了消息。他说自己这几天很浮躁,即将到来的一件事让他压力很大。透过屏幕,我可以切身体会到他的感受。我很想安慰他,可是双手却僵在屏幕前,不知道说什么。每当这种时候,我就发现自己还挺不会安慰人的。

晚上和人吃完饭,我们一起在街上走了走,分开后自己在街上走。时不时从身旁经过的好看男生逐渐唤起了我的孤单和空虚。本来打算在街上多走一走,可是自己却不觉得愉快,于是决定回家。坐在公交站等公交时,空虚包裹住了我。我打开 blued,并没有人找我聊天,我也不知道找谁搭讪聊天,关掉 blued。打开 Alo,同样如此,关掉。打开探探,也是如此,关掉。由此循环往复,我意识到这无法缓解我的空虚。而且我也意识到,一定程度上自己的空虚并非来源于单身,所以这些 dating app 是无济于事的。自己的空虚更多是创造力受阻的表现,我想用力做事情去创造但却被阻碍住了,进而呈现为了内心的空洞。到家后,我坐在书桌前整理了之前的一份访谈录音。十一点钟,做了 Keep,完成了今天的运动目标。

当这个朋友讲起他的浮躁时,我想起了晚上自己的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