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和晚上散了很久的步。我很喜欢散步,特别是夏天晚上走在街头。疏离和叛逆感既让我熟悉,也充满了成就感。自从 GW 暑假离开北京后,还没有人陪我可以很开心地陪我散步。虽然和他认识只有很短的时间,我们的散步却充满了高峰体验。

十一点十五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是从地铁站到我家的那段路,大约消耗 30 卡路里。我边听着 Jonny Cash 的 Hurt 边走着,这首也是通过 GW 听到的。GW 称呼他为「老男人」,昏黄的路灯下,老男人的声音使得眼前的画面具有了艺术的美感和审问。我跟着音乐自认为富有美感地晃动身体,装作并不孤单和难过向前走。

路边一个男生骑着自行车慢慢从我身边经过。瘦、高、清秀、朴实,骑着应该是他自己的自行车。我扭过头,又跟着他扭回头。我匆忙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骑着摩拜的男生,又赶忙把眼睛看向他。无奈深宫中人穷计短,他消失在了黑暗中。望着越来越模糊的背影,我只能更优雅地晃动身体。无奈深宫中,人穷计短。也想到了一句「无计悔多情」。

继续向前走,逐渐看见拐角处时,我依稀看到了他站在拐角处卖西瓜的摊位前。比沙漠中的绿洲更为珍贵。我珍惜地望着他的背影,走到拐角处时,也站在了卖西瓜的摊位前。一辆农用四轮车上摆着西瓜和哈密瓜,电线扯着一颗灯泡树在车头。借着灯泡发出的光,我看清了他的脸和身体,以及鞋子。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恰到好处地挑逗着欲望和灵魂。女生停在一旁,啃着一牙西瓜。我不得不把头转向西瓜,眼神又不知落在何处。不知道摊主有没有和我讲话,戴着 BOSE QC35 II,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我向后退了几步,掏出手机划了几下,继续向后坐在了路边的台阶上,望着他和他们。

看着那个女生吃着西瓜,大概是摊主给的品尝品。我感到自己永远也不会谈这样的恋爱,没有了这样的契机。我想象不到自己平和地在街头接过一牙西瓜满足地啃。他付完款,把西瓜挂在自行车扶手上。推着车,绕过摊位,走向另一边的女生。女生把吃了一半的西瓜递给他,他接过去,边啃边推着车前前走。幸好方向和我继续相同。我谈不到这样的恋爱。

我从台阶上起身,跟在他们身后。无计悔多情,就连他们的身影也很快消失在夜色中。这首歌也放完了,已经是放的第二遍。

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一个朋友,会指责我的某句话有语病、某个词语用错了意思。这位朋说,语文老师会被你气死的。谁要管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