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感到没有获得理解,洗完澡后回复手机上的消息,最后体会到的是虚空。即使说这是一个概率事件,认识的所有人里可以得到部分人的理解,那这个过程也实在残酷。当然,也不排除这份残酷源于自己的某种残缺。不过,从结果上依旧残酷。

我很容易因为一个人的言行而愤怒,更具体地说,当感到对方不在意、不重视我时,我很容易愤怒。无论这个人是新认识的网友,还是认识许久的朋友。所有自己在意和可能在意的人都会因为某些事引起我的愤怒。在这种愤怒中,我感觉到强烈的恐惧。回想起来,依旧十分恐惧。我都在意你了,为什么你还是不在意我,这真是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