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春天和夏天,我经常去成都。有一次在成都的期间,宋冬野发了《空港曲》这支单曲。另一次在成都的期间,宋冬野发了《郭源潮》这支单曲。我总是在比较哪一支更悲凉,哪一支更像自己心里那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