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见咨询师的日子,我又一次迟到了。继上周改了时间后的这两次咨询里,我都迟到了。上周的周二在下雨,昨天也在下雨,不过我出门时,雨就停了。不过我还是带上了雨伞,MO 的雨伞。上周我带的是咨询师的雨伞,那是再上一次咨询结束时,咨询师借给我的伞。我没有伞,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没有伞。去年夏天快结束时,到了快接近咨询开始的时间,我急匆匆地出了门。解锁了一辆单车,尽可能快地向前骑。那天天是阴的,离目的地还有两个街口时,雨滴开始缓缓落下;离目的地还有一个街口时,雨滴已经迅即地下为了瓢泼大雨。我的全身很快被淋湿,等在红绿灯前,透过落满了雨珠的眼镜,感觉到自己实在狼狈极了。再上一次咨询结束时,咨询师问我,「你需要伞吗,我可以借你一把」。在那一次咨询里,我告诉咨询师,有一把伞感觉也挺好的。那之前我总觉得伞麻烦,打着麻烦、带着也麻烦。那一次咨询前,出门前,把手伸出窗户,雨没有在下。走下楼时,雨就开始下了。而我已经带好了耳机,音乐的连贯性让我并不想停止,于是我总尽可能走快些。我淋雨是不怕的,不过耳机却怕雨。如果有了雨,就不用再担心了,即使下着雨,也可以坦荡地沉浸在音乐里。

昨天的咨询结束时,咨询师再一次问我,「你需要伞吗,我可以借你一把」。我笑了笑,说自己这次带了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