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个晚上睡觉没开空调,这个晚上开了空调坐在桌前就感到有些冷。前一天晚上用煮蛋器第一次蒸了鸡蛋羹,按照说明书的步骤。本来只是想着试一试,没想到最后蒸出来的鸡蛋羹意外地好吃。昨天的晚饭再一次蒸了鸡蛋羹,再一次地好吃。这个时候就意识到以后的拿手菜又多了一道,嫩滑程度和爽口程度堪比云海肴的鸡蛋羹。以前小学和初中时,也常常自己做鸡蛋羹。原料唾手可得,流程简单方便,成品十分解馋。只是当时没有蒸蛋器,是靠自己用蒸锅,水量和时间的把握上常常拿捏不定,最后成品的质量也十分偶然。

晚上在星巴克臻选北京坊喝了两杯特调——咖啡和酒的特调创想。那一会儿自己一个人,心里的不开心不知道怎么排解,只知道坐上公交车。坐在座位上,边听音乐、边写日记,脑海里渐渐冒出了去星巴克喝些酒的想法。在这里提到的星巴克,包括接下来提到的星巴克,如果没有特别作出说明的话,那一般指的是「星巴克臻选北京坊」。这几天在大量地听播客,《忽左忽右》、《海马星球》、《灭茶苦茶》。其中《忽左忽右》听得最多,下午听了关于咖啡和星巴克的一期。这一期播客中,他们谈及了在星巴克上海烘焙工厂开业那天喝到的特调,一位嘉宾说自己当天喝了六杯。大概是受此启发,我苦闷地坐在公交车上时,也就想到了去星巴克喝酒。而当坐在吧台前喝下第一口时,我意识到自己找对了途径,自己的苦闷得到了注目和拥抱。手中的特调恰好在我眼前制作完成,他离我很近。而吧台的对面则来了一位叔叔,正认真地看着菜单。刚刚在店门口,也看到了一位爸爸,正陪着一个小孩子在星巴克门前的空地跑来跑去。那位爸爸的背包和我同款,但不同色。他穿着白色T恤,灰色短裤,黑色布鞋,戴着眼镜。看着他和小朋友互动的一幕,耳机里的音乐声几乎快把眼泪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