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读村上春树的《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昨晚睡前也在看,很困的时候,就把书扣在了枕头旁。不知道睡了多久,就从梦里惊醒了过来。说是醒来,似乎也不太准确。睡梦中,我仍然保持了高度的清醒——仿佛进到了 AR 体验中,在我当前身处的环境中多增加了两层《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体验。作为一个胆小的人,这很是可怕。醒来后,我犹豫着迅速按亮了床头的灯。此后才安心些。多次醒来,灯始终亮着。确认自己安全后,我才闭上眼继续睡。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村上第一部翻译为英文的作品,但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高。所以自己之前一直没想着读。这几个月的状态比较低沉,断断续续读还没读的村上的书。之前一直想着要珍惜着读,就这么些,一口气读完了,担心接下来的余生太过无聊。不过这几个月实在难忍,就也只好一本接一本地看。收到《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这本书时,一个朋友刚好在我家里。之前向她强烈推荐了村上春树。她看到这本书,笑着对我说,「你终于买了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