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前发生了什么,这一刻对当时的记忆十分模糊。或者说,当时的记忆在这一刻变得很是模糊,接近在眼睛看起来的稀薄状态。

那天下午重新听了 Beyond 的几首歌,是很早以前加在音乐库里的。第一次有意识地听 Beyond,应该是在高中时。不过不确定是高一还是高三。那个时候在 Beyond 的歌里听到了无限的苦闷和惆怅,整个人强烈地渴望得到理解。后来的几年里,做了很多努力,和人接触、进行表达。一些事情似乎让我觉得自己比之前得到了更多的理解,比如社交媒体上有相互关注的人、有时可以找到合适的人出门散步、有了几个较为亲密的朋友。

两天前的下午,我先是在坐着看书时听 Beyond,和高中时一样。音乐虽然一直在两只耳朵持续,整个人和音乐之间却始终隔着块玻璃,我坐在那里无动于衷。随后出门,骑了自行车去街上。我关掉耳机的降噪模式,车和行人经过的声音时不时传进来。很是闷热,正如心里的恍然不知何去。路很宽,并为自行车特地留出了自行车道。路旁的树也茂密,自行车道始终在树荫的遮蔽下。那块玻璃悄然消失,Beyond 的歌声进到了我的心里。一如高中时的苦闷和惆怅,现在的我也依然苦闷和惆怅。在歌声中感受到的对苦闷和惆怅的确认让我有些心安,这种共鸣大概也是一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