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会非常紧张,命悬一线的紧张。准确说,是比命悬一线更为紧张的紧张。如果只是命悬一线的话,也就意味着迎来了一个结束,一切到此为止。而实际上体验的紧张却比命悬一线更为可怕,这种紧张没有结束点,跌下去后仍然有无尽的煎熬。

昨天是惴惴不安的一天,晚上回到被窝时,整个人十分疲惫。下午的时候,一直想发一条微博:

就是要生气。就是要难过。就是要同性恋。

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发这一条。微博上之前关注的一个男生过生日,想了想,我评论了「生日快乐呀」。傍晚的时候,他回复说「谢谢」。看完他的回复,我继续骑自行车。那个时候意识到他是狮子座,而孙也是狮子座。是不是狮子座呢?是狮子座,因为「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在下一路口时,我继续回复「高中时喜欢的男生也是狮子座」。回复时,犹豫着要不要在「狮子座」前加上省略号,先是用键盘打出了省略号,随后又删掉了省略号。

晚上走在街上,行人人来人往。准备离开时,看到路对面一个男生。穿着凉鞋,长裤和T恤,背着双肩包。看起来很安静,又很和善,和孙有些像。他从路对面走过来,和一群人一起,他们大概一起来玩。我跟在他身后,失魂落魄。犹豫了很久,我上前打了招呼,装作不认路的人问路。他重复了一遍我说的地点,他旁边的人很快告诉我该怎么办。如果他是一个人,我可能会比较知道怎么继续自然坦诚地告诉他我的想法。而他和一群人在一起时,我只会像一个骗子去问路。后来他们去买了冰淇淋,我在路对面远远望着他吃冰淇淋的样子,像一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我不想离开,又看不到还可以怎么和他发生交集,我只好离开。离开的时候,我非常悲伤,以后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我再也见不到他,听不到他的声音,无法了解他,而只能永远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在地铁上,我打开微博,看到那个男生回复我「加油加油,会找到心仪的男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