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高潮吸引我的是什么?每当情绪进入低潮时,自慰的念头总是异常强烈。自慰中的某种东西迫切在召唤,我下意识地相信那里有解脱,那里有不让自己空虚的东西。写下这段话时,窗外的蜻蜓又在飞来飞去。

前一天,我是听着朴树《生如夏花》这张专辑出的门。朴树有三张专辑,按照出版顺序分别是《我去 2000 年》、《生如夏花》和《猎户星座》。在情绪强度上,《生如夏花》也恰好处在《我去 2000 年》和《猎户星座》之间。前者是绝望,后者是豁朗,《生如夏花》在这之间。所以,空洞的时候,听《生如夏花》比较合适。空洞这种情绪感受里,并不仅仅什么也没有。空洞似乎是下一个阶段的前奏,下一个阶段是焦虑。所以处在空洞时,整个人很想就此停住。像一只被缰绳紧紧向前拉的牛,牛的四肢用力抵在地上,尽可能地不被拉向前。诸君或许发现了,就算拼命用力地了留在原地,牛的境地似乎也依旧不美妙啊。是啊,是依旧不美妙,不过好歹已经处在这个境地里了,继续往前来就难保不会遇上什么。

有时候很羡慕那些男生,在 Instagram 上发张自拍,有很多人点红心。不是有时候,是一直很羡慕。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肯定不会孤单吧。自己为什么不行呢?真是难过。不行,不能难过,这样会活不下去的。自己或许也不是不好看,只是不想去迎合地拍讨眼球喜欢的照片。自己的身体不是为了供人取乐,而是为了自我表达。」每当在 Instagram 看到一张受欢迎的男生照片时,我总是这么想。只是到最后,还是很难过。到现在,我依然没有一张受人欢迎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