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在干啥呢?每当我这么问,通常意味着写作时间距离事实的实际发生时间已经超过了一个晚上。当我敲下这句话时,一个肤色黑黑的男生正从我面前走过。他穿了蓝色T恤、黑色短裤和黑色耐克运动鞋,提着貌似是刚从超市买的生活用品,旁边跟着一个女生。他的镜框是黑色,他的头发也是黑色,我很喜欢他。

前天没有自慰,昨天有自慰。昨天是灾难的一天。临到傍晚,突然决定去看《小偷家族》。最近作息很是规律,上午醒来后待在家里,下午去图书馆写文章,傍晚出门散步。由于写文章要十分仔细和小心,所以不愿意提前安排事情,怕写东西的感觉受到打扰。因此上周五《小偷家族》已经上映,也早已决定要去看,但一直没确定具体时间。昨天是周日,图书馆的闭馆时间比工作日早一些,是下午四点钟。好在四点前,我写完了昨天应写的量,那一刻十分惬意。跟着许多人从图书馆鱼贯而出时,竟有一种提前下班的快感。随后决定去看《小偷家族》,因为没有更好的事去做。买了票,骑着自行车感到影院。很喜欢是枝裕和的电影,上一部在国内院线上映的电影我也有看。是今年三月份或者四月份,和 LO 一起。整部影片很是压抑,两个人看完也很是尴尬。那个时候也刚认识。

这次是一个人,坐在第七排,右侧是一男一女。《小偷家族》平实很多,也更温柔细腻。开场过后,我不住流泪。每次落泪,我都把头扭向左边,也尽力不发出声音。片中小女孩出场时,我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完电影,走出影院时,眼泪依然在眼眶里打转。一整个晚上,都很难过,也很不安。写出来比较平淡,昨天晚上却是实实在在的痛苦。电影里的一幕让我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睡觉时一个人被锁在家屋子里。醒了以后趴在窗户前不停地哭,也试着去拉门。我望着窗外,泪水不停地流下来。没有人经过,也没有人愿意经过。把这些讲给咨询师的时候,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那么看着我。我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身体蜷缩着,一边讲、一边摇头,眼泪一滴一滴快速落到腿上、一滴一滴快速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