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收到了伞,一把蓝色、质地轻巧的晴雨两用伞,是我前几天经过了很多考虑买下的。下午出门时,我没忘记把伞放进背包里。见完咨询师,阳光若隐若现地照射着地面和走在地面上的我。从包里取出伞,撑开后举在头顶。

昨天好像变成了一片空白。在还没坐在电脑前的时候,一个片刻在记忆里特别突出。可坐下来、双手打算开始敲击键盘时,关于昨天的记忆忽然一片空白。而当我敲出这些句子后,那个片刻又发出了亮光。这个片刻是关于我和另一个刚认识的男生朋友。前两天晚上和他聊天时,我说想 FaceTime,他明确表示了拒绝。前一天晚上,我再次说想 FaceTime,他没有表示拒绝、也没有表示同意,未作出任何应答就转而说起了另外的事情。他的这个行为让我十分生气,之后我就什么也没再说、没再继续和他聊天。昨天晚上的时候,他突然发来消息,「为啥不回我」。

距离之前的聊天,已经过去了将近 24 小时。在这 24 个小时里,我已经做好了再也不主动和他说话的打算、也已经克制了自己难过的情绪。我没想到他还会发消息过来。我说,「我该怎么回你,你一直都没回答我。」他继续发来消息:「但是你也不应该不回我啊,已读不回很气人。你要跟我讲啊。因为我以为你会回我的消息,然后再问我,可是你没有。我喜欢别人撒娇,然后答应他。」我很惊讶,原来他是这么想的。那一刻,我又强烈地感受到了深深怕受伤害而特别小心翼翼的那面自己。我有些错愕,为自己的小心而错愕,也为自己因噎废食错过的美妙而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