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在疯狂自慰,不知道是因为自慰的频率非常高以致每天十分疲惫而昏昏沉沉还是因为每天昏昏沉沉而频繁自慰以致更加疲惫。昨天下单了 Gay Talese 另外的两本书,我读的第一本是《被仰望与被遗忘的》。当时和朋友 HO 一起逛书店,他看到了这本书,对我说他的老师推荐过这本,这本书的作者是「新新闻主义」写作的开创者。我因此而留意,并记了下来,也买了回来。

我又开始听宋冬野的《郭源潮》,自慰结束总喜欢听这首,还有他的《空港曲》。曾经和 HO 常常出门,大概每个月一次的频率。我们的聊天也是偶发空缺,隔段时间想了起来就聊上几句。在 iMessage 上发给他的消息,有时几天后才有回复、有时很快就有回复。他比较忙,我也就有意克制联系他的频率。冬天时我们一起喝喜茶,排队时聊起了他在健身。我问健身对性能力有没有改善,他说有的,提升比较明显。后来我也开始定期做运动,也确实发现性能力提升了很多——可以更有力气使用阴茎,身体可以更长时间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不过那个时候,我和 HO 已经不联系了。最后一次吃完饭,那个时候没想着会是最后一次吃饭,不过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互相联系。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常常感到别人比较厌烦我的热切,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在学着克制。我也一直觉得自己热切的方式不适合用在人际关系的维持。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我对咨询师说。

昨天晚上走在回家路上,十分疲劳,我也十分认真地想了想为什么我不想再和高中学长说话。为什么在他说出了「你难道不能尝试一下女生么」,我想起了「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这句话。这句话出自宋冬野的《郭源潮》,刚开始听这首歌时对这一句特别印象深刻。每次听到这一句,颅内高潮也随之而来。我不是生气,也不是感到被冒犯,我可能只是觉得高中学长没意思。高中学长是异性恋,他知道我是同性恋,他也知道我以前喜欢过他。我打算写完这一篇,把链接发给他看。说出「你难道不能尝试一下女生么」这句话背后的认知系统,想必和这句话隐含的「可以异性恋的话,就还是做异性恋吧」一样狭隘、封闭、无知、落后、胆怯和不高级。昨天晚上在路上,我在想我和他的认知系统为什么不一样。大概是「山前没相见」——成长经历中经历了不同的经历,对我的认知系统起了关键影响的经历他没遇到,而对他的认知系统起了关键影响的经历我没遇到。所以「山后别相逢」——到了现在,他认知系统加工出的东西无法再打动我。想到这里,「分别」和「再见」看起来就没那么痛苦了。 依然悲伤,这会儿感受不到的悲伤,关了灯、回到被窝以后芳香四溢的悲伤。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