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天是开心的一天,是充满期待的一天,是实际超出期待的一天。好像从那一天开始,事情变得不再一样,像是浸入了涂满糖色的泡泡。因为再往前一天认识了一个男生。听起来这似乎不理性,也似乎不合理,不过这就是真实感受。理性和合理似乎是生活的工具,而不能被当作生活本身来追求。接近傍晚,天还没开始暗下来,我们坐在操场的一角。夏天的末尾,天蓝得开始澈清。不浓烈,和秋天的风一样云淡风轻。还有一点点白色的云。

晚上睡得比较早,入睡也顺利。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失眠。即使已经很疲惫,但回到被窝总是很不安,不安地无法闭上眼睛、不安地无法面对自己。只好点亮手机屏幕,企图在无穷的信息中逃开失眠。直到眼睛十分酸涩、身体十分昏沉,于是终于可以入睡。白天也害怕着晚上,害怕要睡觉,害怕睡觉时会失眠。有几个晚上,到了天亮才终于睡着。过去的这个夏天,我经历了太多个天亮。我在面对着什么,我也在逃避着什么。我在害怕着什么,我也在尝试着什么。我在修复着什么,我也在修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