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了叶倩文的《浅醉一生》。再之前,耳机里播放的声音是由 Tide 呈现的助睡雨声。突然想住在西湖附近的山里。《浅醉一生》是贾樟柯正在上映的新电影《江湖儿女》里使用的一首音乐。在贾樟柯的上一部电影《山河故人》中,同样使用了一首叶倩文的歌曲——《珍重》。相比之下,《珍重》在整部影片中十分突出,影片结束后仍然深深怀念着那首歌。此后几年里,《山河故人》的诸多画面也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起赵涛饰演的妈妈站着下了雪的山西古城墙外跟着《珍重》晃动起身体,我总是感受到触动、也总是感受到温暖。

不由得说《好奇心日报》的科技和电影记者十分浅薄,前者对今年更新的 Apple Watch 的评价是没什么大提升,后者在对《山河故人》的分析中说三峡搬迁等背影在影片故事中不重要、换成其他背景后影片故事依然成立。约三天前的晚上,我一个人去看了《江湖儿女》。整体感受是故事十分抽象,而并非传统叙事。今天读到《好奇心日报》这篇文章时,我比较惊讶。睡前坐在床上,我突然意识到似乎这个论调不成立。我的经历和林黛玉的经历是高度相似的、和哈利也是相似的,显然我们之间的时代背景十分迥异。把这些抽象出来说,似乎《好奇心日报》这篇文章的作者秉承着「电影中的各项元素须为主旨服务」的观点。在我看来,电影还有其他的可能。或者说,艺术不是这样子。

艺术是创作者对人性的捕捉和呈现。不是为了特定的效果而挑挑选选、加加减减,这是设计。艺术是创作者把自己感受到的内容呈现出来,以非线性的方式传递给另外的人。电影也是这样,或者说我觉得《江湖儿女》是这样。这是创作者就某个命题所感受到的和所思考的,没有合理与否,这就是创作者观察到的、感受到的。就像对于一个人,我们不能说TA的肤色不合理、性格不合理,这些就是TA。《江湖儿女》里的就是《江湖儿女》里的,没有合理与否。电影不能挑挑拣拣,就像人不能被肢解然后挑挑拣拣。譬如,不能强迫一个同性恋装成异性恋,然后粉饰太平、莺歌燕舞。

不能强迫一个同性恋装成异性恋”的一个响应

  1. Pingback引用通告: D0927 – 22:31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