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我看到窗外下雨了。透过窗户——准确说,是玻璃幕墙——可以看到楼前的空地。空地中央摆着一块石头,行人走过空地,绕过这块石头继续向前走。行人都打着伞,各种颜色的伞,下雨了。打伞这件事让我觉得自己放佛还活着,历尽千山万水还活着,如梦初醒还活着。我也确实刚刚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听完一首 MLA(my little airport)新专辑的歌,我又切回到了一张她们的旧专辑。豆瓣上关注的一个男生,一个刚刚通过豆瓣找到女朋友的男生说 MLA 的新专辑不好听。我这才知道 MLA 出了新专辑。听他这么说,我不是很开心,虽然我还没听这张新专辑。今天雾蒙蒙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要下雨的日子。

每次遇到态度很差的店员,我也不是很开心。声音会变高、语气会变坚决,实在生气就去播投诉电话。实话说,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生气。放佛生气了显得很没气度,也会透露出「一个一无是处的落魄人只好在这种小事上抓住对方的把柄斤斤计较」,可我就是很生气。有一个人打着黄色的伞向左边走去,另一个打着白色雨伞的人向前走去。更多的行人出现在空地上,黑色的伞、灰色的伞、银白色的伞和透明且会自动漂浮的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