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人之间很难相互理解,这是一段时间以来我的感受。无论多么努力,或者用力,隔阂都清清楚楚地横在两个人之间。和朋友,和路边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是如此。更惨一些的是,彼此之间预先设立了敌对的基调。除非亮出明晃晃的……似乎亮出明晃晃的任何东西都无法建立信任,或是引出善意。除非是在权力体系中,强/弱之间存在毋庸置疑的服从,除此以外人和人的关系没有任何可能性。貌似这就是当下的现状。

昨天是周三,晚上不太冷。在路上走了比较远,去了书店。一家书店的对面是另一家书店,一个人的对面是另一个人。在这一家书店浏览一遍后,走七分钟,我可以走到对面的另一家书店。在另一个人面前犹豫很久、考虑很久,一个人努力走上很久,大概还是无法走近对方身边。只有「不要和陌生人讲话」重复一遍又一遍。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也不愿意屈服于权力体系的强/弱逻辑,剩下的就只有坐在咨询师面前一滴又一滴地流泪。

很久没有打开 Netflix 了,打算写完这一篇,就去打开 Netflix 找一集东西来看。不太知道要看什么,想不到看什么。或许可以重新看一看 BoJack Horseman 的某一集,或许可以重新看一看 Carol 的片段。是因为看了 Carol 所以才开始拍街上的陌生人。和朋友说,打算以后买一百台 iPad 在墙上放我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