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的阴茎又大又好看。曾经很为自己的阴茎自卑,北方的冬天要去澡堂洗澡,小时候和同伴一起在晚上去洗澡,脱光衣服走动之间,嬉笑声纷至沓来,一个人对着我和其他人说,你的很大啊。那一刻我无地自容,很是羞愧,为自己阴茎的大而羞愧。确定无疑的是,阴茎的大和不好的事情相连,在去性化的文化背景中。只是一瞬间,成人后又开始追逐大阴茎,阴茎大成为傲事。听起来似乎变化了,当初被歧视的处境发生变化了吗。

当然没有变化,当初被评价是因为阴茎的大小,现在依然因为阴茎的大小而被人评价。身体被当作物品被评价的处境没有发生变化,并且以「符合社会预设标准」作为评价准则这一方式也没有发生变化。小时候的大阴茎不符合社会对于儿童去性化的规定,成人的大阴茎又符合社会对男性的规定,我和我的身体始终被用力塞入一个模型中,突出的东西要被削去、被嘲笑,填不满的地方被殴打、被嘲笑。我和我的身体始终不可以作为一个存在,而必须是附属物。

昨天晚上关了灯,光着身体坐在床上。床在窗户旁边,窗户外是一条宽宽的马路和亮着灯的高楼。窗帘没被拉上,光透过玻璃射进屋内的地板和墙壁。墙壁是白色的,地板是灰色的,在光了灯的晚上它们都是黑色的。不过在射进来的光线中,它们变成了淡红色。我看向窗外的天空,有一些红红的,像是下午六点钟太阳即将下山前。我听着耳机里的音乐,靠在枕头上。再次看向窗外,真是像太阳快要落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