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愉快的一天,一整天几乎都在读李银河的《女性主义》。这本书是前几天逛书店时无意看到的,翻开序言看了几段就舍不得放下来。我一直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不过却从没有仔细阅读过相关著作,这本书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而读了以后也确实如此,包含了女性主义从源起到现在的发展过程、不同分支的思想渊源和主张。日常生活中,和朋友讨论到相关话题时出现在盲区和思考不下去的点也被这本书提及了很多,所以读起来十分有快感。

昨天也是雾霾比较严重的一天,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每呼吸一口,心里都会产生沉重的负担。走在路上,总想要尽可能快一些。可是快一些又能如何呢,很多场所并没有安装新风系统,走快一些也并没有救赎,也还是在笼罩之下。不过还是想走快一些,还是会走快一些,最后回到的房间里有净化器。

昨天是没有什么烦恼的一天,所以写起来就不那么有灵光,就隐隐觉得比较空白。说起来这是件矛盾事,不快乐时比较有得写,可是不快乐;快乐时比较有得写,虽然快乐。本能想到了这么一句话,可是写出来以后,就发现不快乐和快乐究竟各自是什么。好像没什么差,费劲吃到糖以后发现糖只是一个象征而无实质含义。用一句更容易理解的话,彼岸的意义在于永远无法到达。快乐的意义或许只在于向往获得?今天上午坐着听音乐,雾霾小了很多,不过天依然阴阴的。由于是坐着,所以从窗户里只能看到一整片没有颜色区别的天空。当时朋友在旁边看书,iPad 循环放着一支音乐。我对着他说,有时候突然有些累,不是疲惫,而是觉得活下去没有什么乐趣,就像我看到的这片天空一样,颜色一致、没有区别。他顿了一下,然后问我,要不要先帮你把音乐停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