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遇到了一个问题,一整天都处于拖延中。而且一切放佛历历在目,可是时间已经来到了今天。在键盘上敲出前天这两个字,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天黑、天亮,一天天就这么过去,这是件残酷的事。

突然想起来小学的时候,下午放学和同学一起回家。边走边聊,我推着自行车。另一个比我们小一级的男生从旁边经过,我大概斜着头盯着他看了很久,因为他很好看。我们当时在一个合唱团,排练的时候他站在我前面一排。有一次好像是我主动递东西给他,他态度很不好地接了过去。我就因此很生气,还在日记里写下了「以后再也不能因为一个人好看就觉得他人很好」的话。到了四年级的时候,班里转来了另一个男生。矮矮的,瘦瘦的,黑黑的。我经常找他玩,放学也陪他一起回家,感觉很开心。不过一段时间后,他就开始和其他人,我们就没了联系。曾经很亲热,可是突然就形同陌路。

晚上回家的时候很冷,风也很大。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不过整个人却感到很安心,甚至是幸福。不担心失去当时感觉到的寒冷,不为寒冷的消失而担心难过。一种不担心失去当下所拥有的东西的安心,走在路上的寒冷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就可以带来安心和幸福。我甚至开始跳起来,一边跑一边跳,为谁也无法剥夺那一刻的幸福而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