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饿,现在很饿。昨天大部分时间也处于饥饿状态,早饭吃了一盒八喜,午饭吃了一小块面包,一直到下午六点钟才终于吃晚饭。小的时候很害怕饥饿的感觉,有一种飘渺的希望。是希望,也是飘渺,似乎取决于自我的认知。如果自己认为有希望,那么饥饿就是有希望的,在可预期的时间内(比如,明天早上)就可以吃到食物;如果自己认为是飘渺的,那么饥饿就是恐怖的,当下正被体内的吞噬感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