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从 12:00 到 21:00,连着看了三场黑泽明的电影。中间分别休息了一个小时和四十五分钟。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是在下午两点半到三点钟,太阳还在,我沿着路边散步。四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在下午五点半到六点十五,放松地吃了晚饭,跑着进了影厅。吃晚饭时,前面走着另外三个男生。看起来很眼熟,在资料馆见过。虽然只来资料馆看了十场左右电影,但其中一个男生的面孔已经十分熟悉了。我想上前搭讪,犹豫着怎么样讲、什么时机比较好。他们会是什么关系,我觉得其中两个大概是一对情侣。我感兴趣的那个男生可能和另外一个男生是情侣。

这是我第一次连看三部电影,本想分开来看,不过考虑到分开看的话,要重复来几次、路上时间比较消耗,于是就买了同一天的场次。看到第二部时,认知状态就比较疲惫了。而到了第三部,昏昏沉沉克制不住地睡意。睡了不知道有多久,醒来时电影还在继续,我也就继续看。这是电影的迷人处,睡醒以后可能在继续,也可能已经结束。人生的话大概也是类似,睡醒以后可能在继续,也可能已经结束。睡着的时候会错过东西,接收的信息少了一块,不过即使睁着眼睛接收的信息也还是残缺的。就像一片落叶是黄色的,单独看来十分扎眼,但放在一堆落叶中就不再分辨得出来。

第三部影片是《红胡子》。其中一些画面,其他一些人发出了笑声,我流下了眼泪。忍不住想问有什么好笑,不过也确实好笑,如果你只看那一句台词、那一个画面,而不考虑语境与背景。就像小时候穿了姐姐的袜子,周围同学看到时都大声笑出来。影片结束,从影院走出来,整个人十分空白。对周围刺激不再感受得到,也作不出什么反应。《天国与地狱》最后一幕的哭喊声,时不时地再次出现在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