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发生了很多事,也做了很多事,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一片空白。什么都抓不到。明天是周日,全天都要在电影资料馆看电影。从周一到周日,也像是一片空白,让人什么也把握不住。

确定感和不确定感,像白色和黑色一样,既极端又交混。在一个瞬间,或者在一个地方,如果是确定的(或者是白色的),那么就不会是不确定的(或者是黑色的)。可是当时间和空间发生变化,「是……就不会是……」马上消失不见,转而呈现为模糊一片的状态。更细想起来,这也是认知主体的一部分缘故。如果认知主体是坚实的,那么交混大概就不容易出现。

我现在坐的椅子和桌子的搭配不很协调,桌子比较矮、椅子比较低,手没办法很顺畅地使力、身体没办法很伸展地坐着。太阳也逐渐下山,消失于树丛背后。相应地,光线变暗,内心阴暗的那一面应和着也踏场而出。三个小时前,我迫切想写东西。看了会儿书,睡了会儿,出门走了走,又看了会儿书,终于开始写东西时,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状态似乎很不可控,始终要小心翼翼。像保护一株火苗,既要燃烧得欢快,又要避免风的伤害。昨天很早出门,坐高铁来了另一个城市见朋友。下午自己在街上散步,晚上一起聊天,是从来没见过的朋友。三个人沿着河边走了很久,吃小吃时开始讨论「美女」这个词是不是性别歧视。这个话题可能会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可能拉远彼此之间的距离。愉快的是昨晚是前者,我感到我们的距离迅速拉近。脚踩在地面十分真实,风从身体吹过十分舒畅,和此刻的状态截然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