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东西可以去相信,但不要相信人。不要相信人会变好,不要相信和人在一起就会不孤单,不要相信喜欢会一直持续下去,不要相信友好会一直持续下去。可以相信树叶,相信树叶会变黄、会落下、会重新发芽长出来;可以相信天气,相信天气会变冷、变暖;可以相信石头,相信阳光,相信枯树枝。

相信苦痛,不要相信欢乐。这一天,像过山车。从低处,到高处,再到此处,再到高处,再到低处,再到高处,然后终于死去,一天终于结束。小时候姐姐带我去公园坐过山车,开动以后,我从座位缩到了车头的空隙里。好在瘦小,车头的空隙容得下。只是从过山车里出来,就再也没有车头的空隙可以容纳自己了。哪怕再重新回到坐山车,哪怕重新回到同一辆过山车,车头的空隙也已经没有了,世界在转瞬间斗转星移。从那以后,紧紧被捆绑在坐山车上,或者自己留在了过山车上,一直在寻找车头的空隙。

过山车很可怕,从空中掉下去怎么办。大概很痛,大概很难面对,大概心会难受地跳到胸口。可是已经按下了启动键,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期待快点过去,快点到终点,车停下、不再恐惧。只是虽然小时候姐姐带着我一起乘坐的过山车停止了,我心里的坐山车却被唤醒、开始启动。上,下,上,下。晚上回家,下了公交,走在路上突然意识到自己是脱了僵的气球。飘啊飘,没有人在意地飘。没有地方可以被拴住,于是就飘在混沌中。和咨询师很多次说到这个,我说自己像是气球,和人之间的安心感觉就像是气球栓在一根柱子上、可以自由自在地飘来飘去、又不担心被风吹走。

好像也只有咨询师可以说这些话了,当然,除了咨询师,也从来没有人可以让自己说这些傻话。很小的时候,和其他人玩结束以后,自己一个人走回家。路上空空荡荡,风有些冷,我有些累。像从一个场子赶往另一个场子,为了生计,为了活下去,为了找到那个东西、那个地方、那个位置。当时觉得可以找到,现在觉得好像找不到,这一刻觉得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