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许巍的一句歌词,除了词语本身的意义外,还需要放置在《两天》这首歌的旋律语境和许巍的声音中进行感受。这是这首歌的最后一句,有时候听到的是平淡无奇,有时候听到的是撕心裂肺。第一次听到的则是大彻大悟,和撕心裂肺有些相像。从一个繁华的地方路过,从一个幸福的地方路过,从其他人的快乐中路过,从自己的希望里路过。

可乐和《在路上》这张专辑,可以让人高潮。黑泽明 4K 修复版的《生之欲》,可以让坐在第一排正中间座位的我进入圣灵时刻。而 207 分钟修复版的《七武士》,则可以让人触摸到人生真相。昨天继续连着在电影资料馆看了黑泽明的三部影片,画面很是漂亮。并没有出现前一个周末连看三部影片时的疲惫,观看结束后也没有陷入「无法对刺激作出反应」的空白状态。反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在共鸣中停留了很久。回到家里,写了一篇日记。关上灯,终于开始哭。是从来没有过的哭法。每一次哭,都窥见了自己过去的某一刻,极其受压制、被忽略的一刻。

今天的空气质量不好,一个人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要上班,他就宅在家里。走在路上,一个叔叔从对面走来。在我盯着他看的同时,他也一直注视着我。此前一直是用 iPhone 拍照,这段时间越来越想用单反。更专注、更突出地去捕捉路上的瞬间。不需要其他颜色,黑白二色差不多就足够。记录光线,记录活着。想来想去,可能还是做艺术更适合我。以堂而皇之的名义买一百台 iPad Pro,随心所欲地摆在一整面墙壁上,轮番播放对北京的摄影记录。如果这个展览可以拿到赞助,可以用「一天用来路过,另一天还是路过」作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