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是什么?我本以为一整天的焦躁会随着自慰高潮的到来而结束,但确实的结束发生在绞尽脑汁、深入虎穴写完一段非常艰难、非常令自己畏惧的文字之后。而平常,我总是尽可能地逃避艰难、令自己感到畏惧的事情。没能从这段文字前逃掉是因为明明白白的截止日期,以及之前已经投入了很多、每天也都持续在做,所以不忍让今天空缺。

我现在非常疲惫,昨天也非常疲惫。最近一段时间,生活陷入了动荡。不知道碰到了哪个按钮,物理性的动荡持续发生。从一个城市去另一个城市,再从一个城市去到另一个城市。昨天一早出门,一整天感觉还好,不过积压的疲惫和不安在今天开始显现。写到这里,不由得怀疑这段文字有什么价值。昨天我是精力充沛的,也是情感充沛的,也有着足够处理情绪的空间。而这些不是恒定的,随着昨天的使用和消耗,处理情绪的空间所剩无几、整个人随之感受到岌岌可危,总想逃到什么地方去。

我突然有些怕,对艰难的害怕、对艰难面前产生的自我怀疑的害怕、对自我怀疑被结果应验的害怕。而身边什么也没有,没有可以用来补充能量的东西,没有可以托住身体的场所。有的是无止休的人身评判、源源不断的各式噪音、灰蒙蒙的糟糕空气和束手束脚的不自在。我现在坐在妈妈的床前,无比接近传统定义里的家。身体不停地焦灼,不停地焦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