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希望是什么,有意识、无意识地总是考虑这个问题。不同的时间阶段,我得出的答案也不同。村上春树曾在《我是一个职业小说家》这本书里说,清清楚楚讲出对待某一道菜的态度,可以把一个人的样子勾勒出来。总是考虑活着的希望这一点,某种程度也勾勒出了我。

昨天零点睡,五点钟左右醒来,其余时间身体一直处于弱移动中。从下午开始,身体有些亢奋,心情有些焦躁。亢奋与焦躁相遇,寻找出口迫在眉睫。不停地在 app 之间进行切换,冒出了很多念头。晚上关了灯,手机屏幕十分刺眼,加剧了烦躁和不安。最终拿出了 Mac,Dark Mode 设置下的暗色屏幕让人安静了很多。

我读不懂诗,读诗的时候总是有什么都抓不住的感觉。前几天听一个人说,文字结束的地方,就是音乐开始的地方。更早一些,另一个人问我晚上入睡前对声音和光线敏感吗。闭上眼睛,一直挂念的景象在眼前浮现。我小心翼翼地置身其中,感受那里面的激动和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