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导今天的是遗忘,早上出门时忘记拿上耳机。这份遗忘一直影响到现在:我没有阻挡地同周围环境相处,却意外地安心和平静,尽管其他人翻书页的声音、走动的声音、拿动物品的声音不断传入我的耳朵。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也不确定二者之间是否存在联系。一直以来我都把自己包裹在音乐或者经过挑选的声音当中,期待在当中感受到平静和不被打扰。不过现在来说,这倒反而让我进入了白熊状态:一个人被告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要让有关「白熊」的任何东西出现在大脑里,但从这条指令开始,白熊在这个人的大脑里始终挥之不去。

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我打算就让它们成为一个黑洞,不再试图记录下来。今天风很大,走在路上冷极了。空气质量在迅速变好,所以寒冷可以忽略不计。树枝摇摇晃晃,已经完全干枯、叶子几乎完全掉光。终于到了冬天,不再担心夏天的过去和秋天的迅速。想去圆明园和颐和园看枯荷,一直还未成行。不担心遗忘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放松地感受周围的环境了。

一个朋友说,他强烈地对一个人感到喜欢,但又明确地知道自己的状态现在不适合喜欢人。读一本书,作者说人们盼望出海,却又急于摆脱大海。我问朋友,你现在是什么状态。他说自己还没有成为想成为的样子。在他身上,在自己身上,我感受到了文学作品和艺术电影里的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