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原则?打算出门玩,一个人提议去俄罗斯,而考虑到其反 LGBTQ,于是拒绝去俄罗斯,这就是原则。与之同理,一个人表达了对我 LGBTQ 身份的厌恶、轻蔑、侮辱,我拒绝再尊重这个人、和这个人有继续的人际往来。考虑到小米对 iOS 和 iPhone 的抄袭、华为在手机样张中作假,我永远也不会购买小米和华为设备,并对购买小米和华为设备的人持保留态度,这也是原则。我过激吗,我极端吗。

昨天偶然中认识了两个人,性取向为同性,90 年左右出生、生活在一线城市、工作于顶尖外企。谈及 LGBTQ NGO 时,我说我在北京同志中心做志愿者,你们也可以考虑去 NGO 做志愿者。其中一个人很快回答说,他们工作很忙。我哑口无言,不过还是继续补充说,那你们可以捐款。对方没有就此再说什么,话题好像不知不觉换成了别的。

My Little Airport 有一张专辑叫《迷茫的星期五(Lonely Friday)》,偶然点到其中一首歌,整个人像是被抱了住。从高中到现在,总是时不时听一听 MLA。可能是我太迷茫了,可能是我太孤单了,可能是我太需要被理解了。每次在咨询室里,提到「理解」和「理解相关的事」,眼泪总是会留下来。很想大声讲一句 FUCK OFF,对这个社会、对让同性恋痛苦的人和事。昨天很冷,到了晚上十分痛苦。坐公交回家,公交站在路对面。从饭馆走出来,看到一辆公交驶进站,是我要坐的公交。走上过马路的天桥,从天桥上走下来时,看到另一辆也是我要坐的公交驶进站,都没赶得上。

本来打算在资料馆看电影,没想到的是提前开票两个小时就有很多人在排队,那部电影只线下售票。于是不打算看。排队的长线中,有一个男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于是我决定过去搭讪,问一问为什么提前这么久来排队。他说,一年就这一次,而且他一次性买四张票,和其余几个人一起看。又聊了些其他后,我问要不要加好友。他说大概明年就不来看电影了。我说好吧。本以为关注小众兴趣的人会更 op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