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东西前,选了一个无衬线字体。阅读时,喜欢无衬线字体;写东西时,也更偏好屏幕上出现的是无衬线字体。有人推崇衬线字体,我对衬线字体也并不抱持抗拒态度,只是怎么都理解不了他表达的为什么推崇衬线字体。今天见了一位新朋友,吃饭的时候,他告诉我,我的外表给他的第一印象与和我实际交谈后的感受很不一样,甚至说得上矛盾。我问他,外表印象和实际交谈后的感受分别是什么。他说我看起来让人很想保护,实际交谈后大概是所谓大人的感觉。之前其他人也对我这么说过,并且是好几个人都对我这么说过,饱含温情和关切。咨询师也反复和我说过类似的话。

耳机里正在播放着华晨宇的《齐天》。没怎么注意歌词,隐约知道是关于孙悟空。带着我自己的想象,和上华晨宇的声音旋律,带来的是让人冷静的共鸣。今天是 12 月 29 日,2018 年 12 月 29 日。下午进地铁时,看到了一张很久没见、但却熟悉的脸。是前前前同事,当时在公司里,每次他经过我旁边,总是忍不住看他一眼。但我们几乎没有交集,加了好友、只聊了两句。我本能地想装作不认识,他却马上笑了,问我我们是不是在同一家公司待过。已经两年多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我为了圆场说,好像是的、看着很熟悉。心里也还是想继续聊下去的,而且地铁还有很多站。于是问他是在哪里公司,他说出公司名的那一刻,我装作刚确定一般地说确实是。他胖了一些,脸胖了一些。两年前,他是一个脸瘦瘦的毕业生。当时是夏天,印象里他的身体也很瘦。现在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看不出来身体有没有变胖。我问了现在在哪里,他说在一家 VC。最近接触的蛮多人都在做这一行,好奇心变强了些。于是继续问关注的哪个领域,他说和消费者相关的都在看。而当询问他投了哪些公司时,他说,目前只投过一家做女装的,还处在保密期。所以我也就没有追问名字,沉默了片刻后,他戴上了另一只耳机。我意识到,聊天结束了。于是也从口袋里拿出 iPhone,解锁后的界面是男同社交应用 Aloha 的界面。当时曾经怀疑他的性取向和我一样,最后也并不知道答案。而当时在和人交往上比现在笨许多,所以也从来没有问过他。

晚上一时起兴看了三集《纸牌屋》,前一段时间陆续看了前两季。加上这三集,不仅看完了前两季,第三季也看完了半集。不过之后打算不再点开,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这部剧所能呈现出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接下去的大概也只是相同逻辑的不断重复。看到今天的第二集末尾,贴身安保人员和其他角色发生性关系时,我的想象被激活。于是坐在椅子上,面对着电脑屏幕,浅尝辄止地进行了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