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很多天没有写日记。昨天晚上吃饭时,不停地和柠檬水,喉咙的部分痒痒的。早上醒来,痒痒的部位已经变得有些干痛,每咽下一口吐沫,喉咙就感到一阵干痛。喝了一大杯水,短暂地稍微好了些,过了一会儿就继续痛起来。今天的天很蓝,连带着让人觉得空气也没那么冷了。风吹在身上,有些凉凉的寒意。

最近干了什么,此刻又是一片空白。上周六看了一整部《天使在美国》,八个半小时。开始放映的前一天,才知道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电影,而是现场话剧演出的录像。八个半小时分为了上下两部,各四个小时多一些。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结束。上半场的时候,身体还不疲惫,比较专注地投入其中。到了下半场,可能是身体疲惫的缘故,也加上想到了生活中的烦恼事,自己和电影放佛隔了一层什么东西。甚至还睡了一会儿,最近总是在看电影的时候忍不住睡着,或许是太疲惫了,也或许是在看电影的时候可以比较彻底地放松。

上半场的第三小节末尾,跟着他们的争吵,我的眼泪突然开始流下来。这部话剧讲述了上世纪 80 年代发生在美国的一对感染了艾滋的情侣和一个同婚家庭的故事。他们争吵的话,和我说的话如出一辙。而在剧中人物身上,我感到了生活中苦苦寻觅而不得的理解和共鸣。那一小节结束时,我仍然沉浸在悲伤中。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不知道怎么办。总有一种倾向,我总有一种倾向,寄希望于从小说中、从电影中获得灵光一现的答案,获得解决生活苦痛和问题的答案。每当我以为获得了一个答案和解决办法时,心里就感到一阵安慰。而一段时间后,实践发现此前的解决办法并未奏效。我不停地分析着差异处在了哪里,使得这样的解决办法没有奏效。那天在悲伤中,在看完一整部话剧后,我好像什么答案也没获得。就只是过去了,如果自己的问题也只是就这么过去,该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