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的这首《旅途》真是好听啊,淡淡的绝望。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就此结束。结束所有的一切。有时候,真的希望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再也不要对任何人怀抱任何期待。我太弱小,就像被独自留在巢穴里刚出生的麻雀,风一吹来就会被摔在地上。太小,太弱,没有力气。如果有人来保护我就好了。我总是这么默默期待着。只是一次一次被摔在地上。

我很想睡觉,很困,很累。可是怕闭上眼,怕回到床上,怕不得不面对这一切。如果有一个地方就好了,有一个安心的地方就好了。无忧无虑,没有风没有雨,没有拒绝没有伤害。爸爸可能会抱着我,妈妈可能也会抱着我。他们不会留我一个人在家里,不会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对着锁上的门哭。她们也不会留我一个人在街上 ,不会留我一个人在街上躲避黑黑的房间。他们还会问我今天是不是快乐,也会问我有没有不快乐。爸爸可能会拉着我的手,妈妈可能也会拉着我的手。

我可能有自己的玩偶,也可能有自己的玩伴。小时候的那只猫不会离开我。想来想去,还是那只猫最好。那只猫和我一起晒太阳,和我一起趴着睡。在没有人和我玩的时候,那只猫都和我一起玩。如果那只猫没有死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