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需要新环境,困扰了很久的文章结尾,来到一个舒适的新环境后,顺利地完成了。似乎新鲜对于自己很重要,能够带来安心和放松。大概是因为一旦熟悉以后,就又要面临「如果失去了怎么办」的担忧,不由自主地。新环境就不需要担心,起码暂时不需要担心。
这几天一直在想「喜欢」到底是什么,貌似是一件非常可怕的魔法衣。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成为了观念的受害者。我太过于把自己束缚在观念之中,对方是不是在意我这样的观念。我把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往这个观念模式中套,像观念的仆人。无论怎样,终究找得到对方不在意我的征兆。于是只好痛苦躲在观念之后,看着对方离开,或者把对方推开。最后留下的只有被拒绝,自己用「被拒绝」这个视角理解所有事情。
「喜欢」是一件可怕的魔法衣,穿上这件衣服和脱下这件衣服,简直判若两人。无论是对别人,还是别人对自己,都同样可怕。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和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被一个人喜欢的时候和不被一个人喜欢的时候,就像天堂与地狱。从这个角度来说,天堂与地狱并非虚构,而是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每一天生活中。「喜欢」究竟是什么,像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有时在这边、有时在那边,但沟壑总存在。本来是为了逾越彼此的距离,却成为了制造距离的机制。「喜欢」究竟是什么,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