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的变化,周围的人和事物在不停地发生变化。原本的信念和期待不得不随之发生变化。对于变化的感知,或许来自晃动的感受。在一开始,并不知道什么是变化,变化是一个抽象词语。是一个没有填充物的枕套。身体经历晃动时,妈妈抱着来回走动、或是坐在婴儿推车上经过坎坷的路面,意识就形成了对这种感觉的印象。这些印象就是填充物,遇到「变化」这个枕套后,就被填充了进去,抽象的词语和实在的体验划上等号。

当事情发生变化时,带给我的便是先前的填充物所蕴含的实在体验。经过「填充」这个过程,实在体验从身体的具体知觉内化转变为了情绪性感受。好奇的是,我对晃动的身体感受,来自于什么情境中。如果被妈妈抱着来回走动是一种愉悦的晃动体验,想必我最初经历的晃动体验是非常不愉快的,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我总是对变化充满了恐惧、尽管十分向往新事物。变化总是让我想起分离,想起动荡,想起不安。

像盲人摸大象,一点一点地摸,摸到了脚、摸到了腿、摸到了肚子。即使最后摸完了大象身体的全部、建构出了大象的形象,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呢?此刻强烈的荒谬感涌上心头,这就是「荒谬感」引起我身上的实在体验。旁边是一面窗户,窗户的对面是另一面窗户。那一面窗户里面,坐着另外几个人。他们面前各自放着笔记本电脑,头上的灯发出有些暗淡的光线。窗户和窗户之间是一个正方形空间,抬头往上看,可以看到空间上方是蓝色的天空。太阳的光线在建筑最顶端,投射出了几条斜斜的面。或许此刻我正身处于大象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