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很多天没写东西,重新面对空白文档,有些不知所措。这几天一直在读《那不勒斯四部曲》,一周前开始看第一部。看了一部分后,中间的时间没继续看。前天翻开了这本书,继续开始读,昨天几乎一整天的时间几乎都在读。今天早上醒来后,继续开始看这本书,很快读完了第二部。从家里来到外面,吹在身上的风有了春天的感觉。

这本书让我想起了《大卫·考坡非》,高一时读的一本小说。和《那不勒斯四部曲》类似,《大卫·考坡非》讲的也是一个人从童年到老去的经历。守在一旁,看着小说中的人物过完一生,总是很感慨。很多人出现在《那不勒斯四部曲》中两位女性主要人物身旁,某一刻我却发觉所有人都是同一个人。像是不同的样态,最终化归在故事的讲述者身上。或者说,故事的讲述者像是原型,她经历了她的经历、成为了她的样子,而别的人的不同样子是因为所经历的别的经历。但万变不离其宗,所有人始终都是同一个原型,尽管最后的结果非常不同。

我不知道怎么办,怎么处理重新面对空白文档时的不知所措。但是我感觉春天已经来了,尽管仍然非常惶恐。我隐约体会到了希望,面对屏幕、耐心敲下键盘,面对不知所措、把握不知所措。忍受着不舒服,忍受着不确定。而后,写完一整天,就出门散步。第二天继续写、继续读,继续散步。不安着,尝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