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地方,上周的这个时间坐满了人,在这周的同一时间却有好几个空位。有限的视角里,人多人少似乎是随机和偶然的,想不出规律。坐满了人,就坐满了人;有一些空位,就有一些空位。上周这个时候,我比较疲惫。现在这一会儿,我也比较疲惫。

心劲是蛮关键的一个东西。同样都是我,有心劲时和没心劲时很不一样。今天白天,我比较有心劲。拖了将近一周的文章,一鼓作气修改完成。想起待办清单上别的事情,大脑也不是一片空白。傍晚见了咨询师、吃了晚饭、暂时解决了难题,就不太有心劲了。尽管手指敲在键盘上,整个人却像是睡着了,真正的我被放到了储藏室中。写到这里,真正的我又走了出来,整个人也醒来了过来。心劲是随机的吗,我可以一直有心劲吗。除了睡在床上,其余时候我可以一直醒着吗。

有时觉得苹方这款字体好看,有时觉得不好看。好像受情绪影响,好像受状态影响,不知道这个过程是不是随机的。喜欢是随机的,还是不随机,我开始想这个问题。一个人站在面前时,我们可以确定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吗。大部分时候是可以的,小部分时候是不可以的。这个过程有规律吗,可以预测吗。我不太确定,隐约觉得从人类的视角分析会是随机的。这当中的因素,或许超出了人本身的认知。

到了晚上,走在街上感觉稍微冷了些,和白天的怡然自得稍有些差异。旁边的朋友在打瞌睡,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仍然亮着。我的电脑连接到了电源,身体正在悄悄说,冬天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