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风吹在身上是什么感觉,我想了想,是让人想飞向太空的感觉。现在就飞向太空,尽管有很多风险,尽管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没得可以依靠的地方。因为春天的风中含有希望,也含有信任。只需要希望和信任,就可以飞向太空。

昨天和咨询师的咨询中,我提及了飞向太空的意向。之前只是把这几个字词当作整体接受、没有理解其中的含义,直到咨询师问出「是从哪里飞向太空」,我才突然意识到飞向太空的意思就是飞向太空。我也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反复想起这句话,因为自己就是飞向太空的人。

从哪里飞向太空,在《地球最后的夜晚》里,是从地球飞向太空,因为已经是地球最后的夜晚。对我来说,是从现在飞向以后,从这个自己飞向另一个自己。现在和以后有什么区别吗,这个自己和另一个自己有什么不同吗。其实并不知道,只是现在太过于糟糕,所以不得不飞。这里没有我的位置,所以不得不飞向别处。

前几天想到了一个「最羡慕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当时还想了一段话来描述我对他的羡慕:既读得了社科、又数学很好,既多愁善感、又谈得了恋爱。他就像村上春树小说里的角色,没有什么造成实际影响和困扰的烦恼。烦恼在他的身上,是进行反思、用来酿酒的东西。这样说起来的话,村上小说里的角色似乎更痛苦一些。不过或许,那位朋友也有更痛苦的一些面,我还没看到。但对于来说,似乎还是有些想变成村上小说的主人公,尽管我已经是村上小说的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