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很疲惫,虽然只是下午一点钟。不过也无法通过睡眠来缓解,睡觉无法解决处境的艰难。左和右都是虚假,上和下也都是虚假。昨天做出的决定,到了今天就变成了一堆灰烬。自己开始变得不可靠,或者说,无意间发现了自己也是不可靠的。如果自己是不可靠的,其他的一切将无从辨认。地基出了问题,整间房子无法不受到影响。冒出了一个念头,心烦意乱时,就看着村上的书,把文字敲击到电脑里。只是今天出门时,忘记了带上村上的小说。

我又在生气了,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事生气。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容易生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容易受到影响。是太敏感,对于话里话外的意思太过敏感;是太发散,从一个点很快联系到另一个点。敏感和发散,让我看不到希望。希望原本就是想象出来的。

总是很受伤,让我很害怕。害怕这种痛苦,害怕在痛苦中煎熬。所以一直想着从这种状态中逃离,把这种状态结束。甚至在无形中,把这种状态的结束当作新生活的开始。可是又意识到,这种痛苦或许是无法逃离的。痛苦根植于真实的不如愿中,除非放弃敏感和发散、活在想象中。而自己又是以敏感和发散的方式过活,矛盾无法调和,痛苦无法调和。只能以那种方式过活才能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