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一周,我和朋友到北京四元桥的宜家吃午饭。下午的时候,就在宜家里转悠。看到一块家用黑板时,我忍不住走上去跃跃欲试地想要写东西。拿起粉笔后,意识里确实一片空白。在商场的祥和喜庆中,最终写下了「同性恋美好」五个字。转身走到黑板后,想观察看到这几个字的人会是什么反应。只是转身的功夫,两个结着伴的中年女性走了过来,穿着是典型的中产阶级风格。她们很快注意到了黑板上的字,其中一个女性停了下来,一边说「这是谁写的『同性恋美好』」,一边拿起黑板旁边的纸巾擦去了刚刚被写上的五个字。

今天晚上和另一个朋友吃饭,菜吃到一多半,突然聊起了接下来的打算。当他说他在打算了解形婚时,我就忍不住挥起了双手,准备嘲讽一番。可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的这番举动显得肤浅。他说他一个朋友孩子都生了。那个人也是同性恋吗,我连忙问。朋友点了点头,嘴上又解释说那个人有点是、有点不是。到底是不是,我们这些外人无从判断。但如果那个人对女性生殖器没有性欲、又只是为了迎合社会要求,这就是一场不让人意外的骗婚。一个女性因此被伤害。朋友则认为如果那个人婚后再也没有同性性行为,就不算骗婚。朋友又非常冷静地补充道,他对那个人有一些了解,那个人不是坏人。

对于我的大惊大怪和咋咋呼呼,或许很多人会说,「你这个死同性恋每天在叫唤什么」。异性恋歧视同性恋、同性恋装成异性恋骗婚,我不禁在想,到底是谁在渔翁得利,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熟视无睹。虽然我叫唤着同性恋权益,但同样是每个人的权益。同性恋的权益不仅仅关乎同性恋本身,关乎的实际上是每个人在多大程度可以成为自己。不是父权体制下、消费主义、糟粕文化束缚下的假象自我,而是基于身体感知和内心需求、具有多种可能和选择的真正自我。或许可以这么说,我的短裤可以有多短,每个人被承认和被尊重的可能性就会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