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用手吃了菠萝,手指就留下了菠萝的味道。闻起来有些甜甜的,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但又不太愿意相信,不愿意相信很好的感觉在自己手上。太阳在一点一点落山,我的精力在一点一点减少。我想写得长一些,没有目的地写长一些。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还没看,一直拖着还没去看。最近要看的电影很多,要做的事也很多,难以抽出时间。当然,也把一些时间用在了孤单上。上映的版本经过了删减,现在有些忌讳这个。如通常观念所认为的,不过是删减了几分钟而已,然而只删减几分钟的影响远远超过几分钟本身。当听不到完整的话,便是两个版本,不那么一样的版本,并且不是符合导演创作意图的版本。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形象地表达出两个版本之间对于我而言的差异。但还是会去看,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去看。可以说,今天是飞行失败的一天。没有成功地飞向太空。

有一个男生,他的外套有蓝色和红色两个颜色。在人群中很有冲击力,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他戴着黑框眼镜,我的眼睛没有办法再转向别的地方。两个人很近,也很远。

我该相信什么,相信鼻子闻到的,还是相信想出来的。光渐渐暗下来,阴影也在渐渐变暗。比阴影更暗,比消失更消失的地方,会是属于我的地方吗。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把「阴影」打成「阴茎」,明明刚刚自慰过。一个人问我,为什么你只写自慰、不写肛交。我告诉他,因为我只有自慰,没有肛交。

指甲很长了,头发也很长了。我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剪指甲。也没有勇气剪指甲,我已经没有人需要见。想试一试,从很高的地方飞下来是什么感觉。

出门的时候碰见了一个人正走进来,当我走进来的时候,又恰好碰到他正走出去。他拿着一本书,我永远不会知道他拿的是什么书。他愿意让我知道吗,永远没有答案。明明前几天,家旁边的影院,还有《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在接近晚上十二点的排片。今天却没有了,明天也没有了。我很想看,但没有晚上十二点的排片了。昨晚想要去看,但又担心看完以后时间太晚,走在路上危险。

我想去卫生间。我现在在犹豫,要不要写完这一篇,去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不想说为什么,因为说出来没有意义。不是没有回应的那种没有意义,而且没有意义的那种没有意义。我可能去看,也可能不去看。曾经对一个人说过,我打算死在 36 岁。他说了很多话,想劝我放弃这种想法。他说,他不想看到一个活着的人消失掉。我现在可能是活着,也可能不是活着。

看着月亮,曾经会想起一个人,现在不会了。还不够长,我继续写。多长算长,感觉很长的时候算长。早上出门前,在 Kindle 上买了《性别麻烦》。这几天晚上,睡前都在读这本的样书。看着看着,就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