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在许巍很早前的歌当中,听到绝望。和一个人是第一次聊天,大概也是最后一次聊天。在私人聊天中,越来越不愿意听到不想听到的。一整天都在改一篇文章,以为中午吃饭前会改完,以为下午吃饭前会改完,但一直改到了晚上睡前。难以集中注意力,飘忽不定的,像是害怕着什么,像是担心着什么。

昨天在咨询里,无意中,说出了一年前对咨询师的不满。很痛苦地哭了出来。一切无济于事,伤痛那么深地割在心里。咨询师假惺惺地说,很高兴终于听我把不满讲了出来。假惺惺,假惺惺地。就像当初抛下我的那两个人一样,听我妈说,其中的一个人还时不时地来看我。

这个人说,关系靠的是相互交换。他曾经约过很多。我越来越讨厌约炮,完全不想听到。听他说完这句话,我不想再回复什么,也不想再说什么。我没有兴趣交换,没有任何兴趣交换。反正都这样了,我也不怕因此再失去什么。昨天在什刹海散步,一个爷爷在湖边吃萨克斯,《女儿情》。

我现在也在听《女儿情》。曾经听着这首歌,在床上哭了很久。去年的时候。现在已经很久没有那么哭了,很久很久没有哭得很厉害。高中的时候,因为喜欢那个男生被拒绝,我很痛苦。在课堂上,我想起了唐僧和女儿国的国王。我也想有一个机会,问一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当时眼泪突然就流了出来,我马上把头趴在课桌上。不想被别人看见,看见我在流泪。

我没等到这个机会,八年过去了,这个机会怕是永远不会有了。我拿什么交换,可以换回一个问一问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