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很好,看到光鲜和地面相交处的明亮,感觉充满了希望。起床后,还没来得及擦眼睛,所以有些脏脏的。我迎着光线照进来的方向坐着,眼镜上的灰尘颗粒在我晃动的时候若隐若现。

写完这段话时,收到了一条消息。本来约了朋友中午一起吃饭,可是临时有事,她说要改天。我突然从充满希望被置换进不知所措中。特地留出了时间,如果没有中午的约定,今天会是完全不同的安排。而现在我还在家里,很难开始写东西。不知道怎么办,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陷入了无措中,直到现在。

再看向窗外,已经没有了充满希望的感觉。那种出现在早上的全新感,也没有了。一不小心,我又变得破碎。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躲在键盘前,不停地来回敲击。风从开了的窗户里吹进来,我只穿着T恤有些冷。我还找不到立足的地方,不知道下一步该把脚放在哪里。我也经常体会到另一种感觉,不知道该找谁聊天。不知道,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昨晚无意中去了星巴克,店员给了一份试喝的饮品,感觉很好。但实际点了单,又没有那么惊艳。坐在门外,靠着玻璃栏杆的座位上,看得到对面广告屏幕发出的光,和空地上来来往往的人。

我要去洗澡了。如果洗完澡仍然有感觉,我就继续写。

突然开始放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昨天晚上喝完东西后,我和那个人走向地铁站。去年差不多同样的时间,我和另一个人走过了同样的一段路。他们都是直男,都有女朋友。从太古里南区向北区走,经过使馆区,从亮马河的桥上经过,走到亮马桥地铁站。昨天晚上经过亮马河时,他发现河里没有水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记得河里是有水的。

去年的那个男生,是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说来很巧合,今年的这个男生,也是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和去年的那个男生,聊得很开心。还和他一起听了 My Little Airport 的《第十支烟》。不过之后,没有保持持续的联系。我问过他几次出来玩,他没有答应。之后就没有联系了。今年的这个男生,认识的那天,我就告诉了他自己是同性恋。这似乎让事情变得简单了些。昨天我们再一次出来玩,不停地聊天。

我说了很多话,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说得最多的话。我现在好像有些不喜欢说话了,不停地说话,让我觉得自己很肤浅。我更想听对方讲,那是一种更享受,也更亲近的状态。阳光开始进入房间里,天空是浅浅的蓝色。

昨天走到地铁站后,我特别累,想马上回到被窝里。地铁上,我们俩有些沉默。他没怎么说话,我也没有说话。还有三站下车的时候,空出了一个空位。他让我坐了下来。我好像习惯了被同行的男生照顾。我的床单是浅灰色的,被单是浅黄色、白色和浅灰色相间的条纹。我穿了一双人字拖,脚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勒出了两条印记。

地铁到站,和他说了再见,我背着书包走到站台上。天黑了,天很早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