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发生了许多事情,恰当地说,一直有很多事情发生,只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更为明显。周五晚上,看完公映删减版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收到了很久没联系的大学同学发来的消息。她说,李志被封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惊讶。进一步问原因,她说可能是因为李志在微博里提及了台湾。进一步看了她发来的截图,我觉得很温和,没有特别敏感和过激的内容。或许唯一算得上过激的内容,是提到了台湾并且表达了和官方不一致的看法与观点。我打开网易云音乐,搜索「李志」后得到的「无结果」,打开微博也搜不到李志的账号。曾经对李志有些好感,不过已经很长时间没关注过了。然而以这样的方式听到这个消息,还是不禁毛骨悚然。

前几天,端传媒刊发了《「学习强国」走红后……制造回音壁与网络无菌室,会培养出怎样的下一代?》,文章末尾提出了一个问题:

今天网络用户的主体,经历过不同的政治时期,携带着各种意识形态,对国家的「服从」或许包含口是心非的成分及对个人前途的考虑;然而我们更需要担心的,是别无选择地在「干净」的网络环境和严格的情感规训中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他们将获得完全不同的常识系统、善恶观和情感结构,那么他们还是否有能力想像另一种生活?

我们俨然已经处在了一个「干净」的网络环境中,不仅仅是网络环境,社会环境同样「干净」。而且不仅仅是「干净」,而且是越来越「干净」。其实这个问题已经不是将来时,而是现在完成时。现在的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已经拥有差异非常巨大的常识系统、善恶观和情感结构。这里的差异,不是多元的那种差异,而是在非常基本层面的剧烈冲突。比如,不同的人在「不伤害其他人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这一点上的态度差异巨大,而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某种基本的层面。基本层面的动摇,意味着彼此之间处于无法对话(或者说,很难对话)的对立状态。

昨天晚上到今天白天,陆续听到朋友说起微博关停女同性恋和 LGBTQ 话题的页面。LGBTQ 群体在国内本就处于失语状态,线上社区几乎是唯一可以看到 LGBTQ 群体和个体身影的地方。而现在,连这个如公厕一般狭小又闭塞的地方,也无法再容纳 LGBTQ 群体。在这当中,国家意志的手若隐若现。

接连到端传媒这篇文章的讨论中,在一个「干净」的社会环境中——「干净」在这里可以具体理解为没有 LGBTQ、只有正统的异性恋——成长的新一代会是什么样子?当TA们的身体感受和文化规训相冲突时,文化规训告诫阴茎只能在与阴道的接触中产生快感,而其中一部分人发现阴茎与阴茎的接触亦产生快感、阴道与阴道的接触亦产生快感、甚至脚与脚的触碰同样产生快感,TA们该如何自处,如何理解后者的快感、又如何对待前者的快感。

从大到小、从里到外,这是非常重要的,亦是非常痛苦和残忍的。我们不得不看着这一切发生,不得不看着、听着、参与着。我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