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会尝试不一样的东西,但总体上,我会一直重复第一次尝试过的东西。比如,第一次去一家店点了一种饮品,之后再去这家店时,会反复点同一种饮品。不过我遇到过另一种人,TA们总会点不一样的东西。

观察到这一点时,我并不能读解出背后的语境与含义。不过感觉这是一个着力点,可以把一个人描绘出来的一个着力点。抓住了这个点,多少就抓住了一个人的一些东西。

昨天中午,去便利店买沙拉的路上,点开了一期播客。两个生活且工作在美国的华裔记者,讨论了各自观察到中美两国媒体对「中美贸易战」议题的报道重点和逻辑。中国媒体,播客中提及的主要是喉舌与公众号自媒体;美国媒体,播客中提及的主要是《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今年 5 月份贸易战的谈判出现大幅波动后,以新闻联播为代表的喉舌纷纷发出声音,内容几乎是义正严辞地表明中国人民不是好欺负的。与此同时,美国媒体多是聚焦在贸易战谈判中的具体分歧,以及这些分歧对于美国接下来的经济发展和政府政策会带来什么影响。

听到这里时,我突然有点惊讶,自己怎么跟新闻联播那么像。问一个人要不要出来玩,如果对方拒绝了我,那么我的反应是「TA对我没兴趣」。多么地像新闻联播的逻辑与视角,贸易战是欺负与被欺负,表征着强大与弱小、实力与尊严。尽管自己不这么看贸易战,但在看「邀请被拒」这件事上,我的思路几乎与新闻联播看到贸易战的方式是如出一辙的——被拒绝意味着一个人不够有吸引力。

当然,被拒绝并不意味着一个人有吸引力。「拒绝-吸引力」是一个看待人与人互动和关系的视角,「贸易战-欺负」是一个看待所谓国与国的视角。分析外在的指征中所隐藏的主体本身所具备的品格,是这两个视角同根同源的地方。而美国媒体所关注的贸易战具体争议、被影响到的日常生活与政府政策,是另外一种视角。相对于品格,更偏重事务性的视角。我无意比较两种视角孰优孰劣,所谓优劣总需要事先锚定一个位置作为比较的出发点、锚定一种理想状态作为评判的标准。我同样不认为两种视角中有一方是片面的、有一方是全面的,或者说有一方是错误的分析方式、有一方是正确的分析方式。

回到我自己的经历中,当一个人拒绝我的邀请时,很难说这不意味着TA对我没有兴趣。当然,从事务性的角度,对方说自己有事、忙不过来、精力不够、两个人还不熟悉,这些都是足够成立的,这些都是足够让我应该接受的。只是我用了类同于「贸易战-欺负」视角的「拒绝-吸引力」视角来思考与看待对方说的话、作出的行为、思考的方式。如此来看,尽管对方【真的】是因为有事、忙不过来、精力不够、两个人还不熟悉,但说到底,还是因为对我没兴趣才会拒绝我。如果对我有兴趣,那么我就会被排到优先级的最高,那么别的事就会被退掉,我就不会被拒绝。很多人否定我的这种方式。实话说,这种方式也让我尝尝陷入痛苦中。然而,选择用哪个视角来看待,并不像这句话以及前一句话的句式结构所暗示的那种,这是一个可以由【我】所完全依据得失理由随意选择的观看方式。或者说,脱离了这种方式或者那种方式,还有东西剩下来吗。

我惊讶的是,我的观看方式与新闻联播的观看方式的同根同源。像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开头,镜头漂浮在天空中,跟随着奔跑的人,拍下了他奔跑的那条街道,以及街道所在的那片区域,以及被囊括进的所在城市。一个人奔跑,是跑在一条街上,跑在一片区域里,也是跑在一个城市里。这个显而易见的东西,在镜头漂浮在天空之前、在被说出来之前、在我听到这期播客前,并不是看起来的显而易见而为人所显而易见。

这不是第一次,新闻联播用「贸易战-欺负」的视角解读事物。这当然也不是第一次,我听到新闻联播这么讲。当我察觉两者的相似时,有些惊讶,同时也马上反应过来,我居然会感到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