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凌乱,不知道自己正身处哪里。这样的凌乱,体现在不知道听什么音乐。耳机戴在头上,在不同的音乐 App 中不断切换不同的音乐,总是听不到让自己感觉到拥抱的旋律。对于听什么才能有被拥抱的感觉,我没有想法。有点恐慌,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想。我知道自己需要想,我又在抗拒感受。抗拒身体去感受,抗拒感受到的感受。从这里跳到那里,想喝水,但觉得买水太浪费时间,然而我又没在做事情。因为所有的做事情,看起来都那么地不够让人满意。

好像我敲击键盘的声音有些大,旁边的人转过头看了看我。我放慢了速度。昨天做一个采访,他一边讲话,我一边敲击键盘。旁边的一个人听了会儿,对着我们说,你打字好快。我笑了笑。如果记不下他说的内容,我会很恐慌。又要记下来,又要进入对话的状态。

想不起来上一次写的内容是什么,想刷新下 b1b2.me 的网页看一看,但觉得连接网络太麻烦了。一个朋友昨天脱了单,他发消息给我。我知道他的男朋友,一个月前见面时,他讲了他们的认识。我也看了那个人的照片。透过屏幕,我好像也开心了起来。晚上的时候,他发了合照过来。站在地铁的通道里,对着地铁的玻璃门拍下的照片。有些朦胧,有些清晰。第一眼就觉得他很好看。更仔细地看,他的鞋子让我很喜欢。把这一点告诉他,他说他就知道我会说鞋子。我有些诧异,我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鞋子对我来说似乎很重要。准确地说,别人的鞋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对方穿的鞋子,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对TA的感受。我喜欢特别感觉的鞋子。不知道怎么描述那种感觉,或者说有些抗拒描述这种感觉。我在听许巍。我似乎也发现,一个人的感觉和TA所穿鞋子的感觉是应和的。我不想用语言表达出来,感觉麻烦,不过在脑海里有些清晰。某些鞋子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可以引起我的性欲。不过目前仍然停留在观看的层面。

我问过一个喜欢鞋袜作为性刺激的朋友,观看是不是一个初级层面,接下来会进一步地喜欢闻味道、舔舐、被踩。他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愚蠢,回答我说没有听说过这个过程。或许我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直到兴趣点发生转移。不过目前,越来越可以感受到那种感觉的吸引。

周末参加了一个活动,全程在听不同人做不同主题的报告。一个在国内颇有知名度、在社交媒体上颇有影响力的性学家,在他的报告中,用了很大篇幅介绍 BDSM,并极力提倡听众试一试被鞭打的乐趣。他说,很舒服。我毫不怀疑。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怎么一直没有试一试。他回忆了曾经在课堂上,体验被吊起来的愉悦感受。

「当 M 简直太幸福了。」他说。

前几天,我和朋友说,如果到了现在,一个人体验过最极致的愉悦仍然是性器官带来的体验,那未免有些太可惜。性器官接触带来的快感,在别的事情前,不那么起眼。幻想的乐趣,散步的乐趣,聊天的乐趣,读一些东西的乐趣,剪视频的乐趣,让人流连忘返。性的快感,因为固定和可预见性,反而有些捉襟见肘。文化作品的愉悦,一个人穿上一双鞋子的感觉当然也是文化作品,实在迷人。

不过这一会儿硬不起来。最近常常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