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参与了一次女权相关的视频拍摄活动,我突然迷恋上了躲在镜头后凝视这个世界和来来往往的人。和朋友一起吃西瓜时,我突然提出用手机拍访谈视频。摇摇晃晃地,我们开始了。

我的手摇摇晃晃的,镜头摇摇晃晃的,画面也摇摇晃晃的,就像生活一样,摇摇晃晃的。和他的聊天,让我想哭,也让我无比亲切。一个真真正正的他,在我们的聊天中,在昏暗的光线里,被捕捉在了视频里。甚至很多天后,当我和他发生矛盾,关系接近破裂时,想到和他的访谈视频,我松了一口气——哪怕不能和他说话了,一个真正的他永远被留在了那里。

简单说,一脉相承的,是和 b1b2.me 一脉相承的视角和感受。我迷恋上了这种感觉,打算一直拍下去,去和还没怎么和别人聊这些的人聊一聊那些还没怎么被聊过的话题、内容与感受。我把这些视频叫作「模糊访谈」,模糊地带的模糊访谈。

欢迎在 YouTubebilibili 上搜索、观看、订阅「模糊访谈」,或者在微博上关注@模糊地带DOT 观看


 

03 情感抒发就落到了我头上

模糊访谈03.002.jpeg

按下录像按钮前,我不知道「二条」接下来会说什么。我们坐在地板上,他一边喝咖啡,我一边听他讲。他分析了各种自杀办法的痛苦程度,读博的痛苦、犹豫与坚定,提起了和爸妈的关系以及小时候挨打的经历。目前的「家庭、父母、故乡、亲情」含义太单一了,我们试图往上涂抹些东西,让这些词语多彩些。

在 YouTube 上观看在微博上观看。(03 因被 bilibili 认定为包含「暴力血腥」内容,未能上线)

 

 

02 有时候自己在镜子里看起来蛮顺眼的

模糊访谈02.001.jpeg

Kevin 有时候觉得自己在镜子里看起来蛮顺眼的。但发在社交媒体上的照片被夸好看,他认为没那么可信。相比以前,他没那么在乎自己好不好看这回事了,也没那么爱用社交媒体了,虽然一直孤单。当我问会不会有一个人结束自己的孤单,他很快给出了回答。

在 YouTube 观看在微博上观看在 bilibili 上观看

 

 

01 我很少孤单,但面对镜头就变成了一个人

模糊访谈01.001.jpeg

孤单、被凝视感、男朋友、自慰、性快感、成人世界的娱乐、蹦迪、童年游戏、快乐还是不快乐,被手机镜头盯着吃西瓜时,Yuki 脑海里出现了这些想法。他是一位已经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常驻在北京。在纪实访谈中,详细谈及了他关于孤单的日常生活感受、童年娱乐与成人娱乐的对比、和男朋友的相处细节、现在的生活是快乐还是不快乐。

在 YouTube 上观看在微博上观看。(应 Yuki 要求,01 未在 bilibili 上线。)